google提供的廣告

 

  絕大多數外族人都以為我父母雙亡,都以為爺爺膝下只剩下我,就連拓旡族本身,也有不少群眾如此認定著。

  但事實上──那純粹是誤傳!

  我完全不意外何來有此一說,雖然我不想承認,但,爺爺實在是非常致力於否定我父親「島田政廣」的存在。

 

  絕大多數外族人都以為我父母雙亡,都以為爺爺膝下只剩下我,就連拓旡族本身,也有不少群眾如此認定著。

  但事實上──那純粹是誤傳!

  我完全不意外何來有此一說,雖然我不想承認,但,爺爺實在是非常致力於否定我父親「島田政廣」的存在。

  我的父親毫無疑問是個好人,而且也非常努力,不過,十分遺憾的是,他的各方面能力都太過平庸,就算一天只睡一個小時刻苦修行,最後累積的成果,距離爺爺所要求「作為一個領導者的最低標準」仍然差之甚遠。

  在無數次考驗挫敗之後,爺爺下令褫奪父親的繼承權,並且視其為島田氏的恥辱,除名於族譜之外。而在我出生之後,父親更被外放到鄰國掌管規模簡陋的分公司,永遠地脫離家族權力核心。

  我不難諒解爺爺用心良苦,當世第一大族的首酋之位當然要委賢以任,不過,我不能茍同爺爺對於父親的排擠,甚至勒令父親不得與我接觸,就好像父親身上罹患某種無藥可救的傳染病一樣。

  當然,這件事情毫無我干涉的餘地,站在爺爺面前,除了點頭稱是以外,我不被允許表達其他意見。

  我只有接受的義務。

  從懂事開始,我就被關在一間兩百多坪的房間裡,各門各科最好的老師輪流幫我上課,除非完成爺爺指定的精英基礎課程,否則我終生沒有踏出門外的權利。

  這個房間不但是最完備的教室,也是最嚴密的監牢,而我更可能是拓旡族史上年紀最小身分卻最尊貴的囚徒,文武繁重的課程壓的我喘不過氣,所有關於外界的知識都只能透過教材取得,我沒有摸過任何一團泥土,也沒有看過任何一片天空。

  我幼小的心靈渴望自由,四歲那一年,我竭盡所能耗費一個月的時間,在不被發覺的情況下挖了一個地道想逃走,但是我失敗了,雙手挖到指甲翻脫仍然不見天日。

  後來我才知道,自以為秘密的潛逃行動其實都在大人的掌控裡,而他們不動聲色,只因為那個房間位於兩百公尺深的地底。   想挖出去根本是個笑話。

  在那段緊繃的童年裡,我不被允許消遣或娛樂,只能專注於修行與學習,所有的課程都是那般地煩悶和枯燥,只有間諜衛星所拍攝的阿姆雷特生活紀錄,可以稍稍紓解我的腦神經。

  是的,歐大軍。

  這個注定要跟我分出勝負的焚海戟傳承者。

  這個天生叛逆的沒水準粗俗人。

  雖然同樣也生長在被逼迫的環境裡,但是,我很羨慕他。

  羨慕他可以在草地上打滾,可以在沙灘上狂奔。

  羨慕他開心的時候高聲嘶吼,悲傷的時候涕泗縱橫。

  看著他直來直往的生活花絮,有些時候,我會覺得,永世戰爭的勝負並不是那麼重要。

  有些時候,我會覺得,爺爺還有各位老師的教導也不是那麼值得掛心。

  真正重要的是……

  真正值得在意的是……

  我……我可以跟你說幾句話嗎?阿姆雷特。

  拜託……

  一句也好……

 

 

創作者介紹

比酷ET推廣基地

cool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殤
  • COMMENT:
    坦白說...殤覺得大軍跟克巳很萌XD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