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提供的廣告

目前日期文章:200704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整座城市斷電、衛星電磁脈衝、再加上毀壞殆盡的三條大馬路,就場面以及規模而言,科特為了狙殺梁圖真所造成的「必要之惡」,實在是誇張了些。如果結局是孽畜伏誅,上帝的正義得以伸張,那也就算了!可偏偏梁圖真最後還是安然無恙,這也就不免讓人感嘆,花了那麼多金錢,搞了那麼多的裝備,到底是為誰辛苦為誰忙?

  雖然說,勝敗乃兵家常事,兩院誅獸也不是第一次踢到鐵板,不過,這次的狙殺卻不能同日而語,當戰鬥的舞台從虛幻角落搬到了現實世界,也就意味著無論成功或者失敗,善後都將是最大的難題。

  以往,誅獸的過程隱蔽且隱密,目擊者很難超過個位數,催眠洗去記憶就能讓任務畫下完美的句點,但這次事情鬧得那麼大,幾乎所有市民都牽涉其中,這個城市雖然不是什麼世界級的大都會,總人口數卻也超過了兩百五十萬,一個院士一次只能催眠一個人,而且大部分的院士一天都不能超過三次,以教廷派駐在這個城市裡的人手估計,單單催眠一個里也要耗費大半年光景,而這個城市總共有四百四十九個里……

cool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有些事情天生就不公平

  天才與白癡,豪門與寒門,以及,男人與女人。

  自有歷史記載以來,除了某些較為特殊的母系社會之外,體能上的劣勢一直讓女人屈居於男人之下,接受不平等的待遇,剝奪身為人類的尊嚴,作為傳宗接代的工具,作為洗衣煮飯的奴僕,作為虛榮炫燿的陪襯,甚至,作為財產的一部分。

cool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絕大多數外族人都以為我父母雙亡,都以為爺爺膝下只剩下我,就連拓旡族本身,也有不少群眾如此認定著。

  但事實上──那純粹是誤傳!

  我完全不意外何來有此一說,雖然我不想承認,但,爺爺實在是非常致力於否定我父親「島田政廣」的存在。

cool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在這個世界上存在已經很久。


  很久……很久……的……很久……


  那是超乎尋常人所能想像的久,不過,我並沒有見證這個世界的誕生,我不確定創世神是男是女,更不清楚鴻矇初開時是否光明大戰黑暗,我唯一能夠確定的是,事情一定有個開始,只是誰也不可能知道的更多。


  但我知道的事情已經夠多,好比說,獸人並不是這塊土地的原生者。


  獸人是我成年之後才出現的物種,他們的降臨就像天外飛來的流星,毫無理由也毫無徵兆,以最野蠻的方式,取代了這塊土地原本的霸主。


  這塊土地原本的霸主是龍。


  是的,龍。一身亮片,咀嚼菸草,講話像是含滷蛋,三不五時用尾巴挖鼻孔,在我的感覺裡他們跟台客沒有兩樣,是最俗不可耐的物種。


  我很討厭龍,年輕的時候宰過好幾隻,很多人無法理解獨角獸怎麼屠龍?事實上很簡單,我那支美麗的角可以是最慈悲的靈療也可以是最致命的毒藥,龍的心臟縱然比其他生物的心臟都強韌,仍然經不起我優雅的穿刺。


  最初的那批獸人被後世稱為原祖,在原祖降臨之後,殺龍是一種常態,但是在那之前,殺龍是一件大事,除了會引來龍族的群起圍攻之外,還有傳聞指出必遭天遣。


  許多沒品龍找我尋仇,結果不是追不上我就是被我殺死,於是乎死在我角錐的蠢龍越來越多,其他靈獸甚至還為我起了「毒角裁龍者」的外號喝采,顯然龍族在這塊土地上並不受歡迎。


  當然,龍族不可能就這樣隨我耍著玩,否則他們沒可能稱霸這塊土地,我的事情驚動了四方龍王,他們派出座下最得力護法「三頭暴龍」對付我,那傢伙的體型夠我六倍大,三張嘴能吐冰、吐火、吐硫酸,最難搞的是還長了三顆心臟,我跟他足足纏戰了半年,才在雪山之巔刺透最後一顆心臟。


  但事情沒有就此告一段落,三頭暴龍擁有龍族祭師的資格,而且心臟夠勇,臨死前一邊抽蓄一面向我發出詛咒,筋疲力盡的我根本躲不開,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身體硬化成金屬,變成了一把兵器。


  渾身動彈不得,神志卻異常清醒,那種感覺十分無奈,大雪逐漸將我掩埋,想到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重見天日,我就不禁悲從中來,懷念本來的面目滿腹心酸,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又變回了獨角獸。


  靠!原來這個詛咒是可以隨我變的……


  高興當兵器我就變兵器,高興當獨角獸我就變回原形。


  我不太清楚這個詛咒意義何在,不過我不認為三頭暴龍詛咒我的目的會是為了賦予我變身的異能,當然我也懷疑三頭暴龍會否因為跟我打了半年而日久生情愛上我,但那種劇情也太過無俚頭,無論如何我很感謝三頭暴龍,因為變成兵器就沒龍認得出我。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以兵器的型態陷入沉眠,直到獸人降臨,屠龍戰役開始,我才故意躺到路中央讓獸人撿去。


  怎麼可以錯過屠龍戰役呢?多殺幾隻龍才不至於辜負三頭暴龍的一番好意嘛。



  ◎◎◎


  我的兵器型態是一把首尾雙刃劍,握柄位於中段,頂端與末端延伸出刀刃,看上去就像是兩把長劍一上一下綁在一起。


  屠龍戰爭持續了幾百年,我交接在一位又一位獸人英雄的手裡,飽飲無數龍族的鮮血,而我可怕的鋒利為我博得「凶極妖斬」的稱號,我對於這些血腥一直沒有特殊感觸,直至切下最後一位龍王的頭顱,莫名奇妙的厭倦感才佔據我的心頭。


  當晚,獸人們大肆狂歡,慶祝他們終於完全稱霸這塊土地,趁著獸人疲睡,我變回本來面貌,遠颺千里。


  身為一匹有翼獨角獸,張開翅膀,我可以飛到任何我想去的地方。


  直奔叢林最深處,我回到所有獨角獸的故鄉,我已經超過五百年沒有見過同纇,他們就跟從前一樣,伏在白楊樹下,臥在鮮花叢裡,對於這個四季如春的桃花源而言,外界就算殺紅眼也影響不了任何一切。


  同類們並沒有歡迎我的回歸,正好相反的是,他們竟然退避三舍!


  我想是因為味道太重的緣故吧!獸人都臭的跟大便一樣,跟獸人混了那麼久,我的身體聞起來一定好不到哪裡去。


  站在溫泉池畔,我準備跳下去徹底洗個澡,望著輕煙繚繞的水面,一個令我震驚的倒影映入眼簾。


  我永遠忘不了那個倒影。


  那個我的倒影。


  那個不是我


  那不是獨角獸雪白無瑕的倒影。


  那是……斑馬的倒影。


  ◎◎◎


  我身上哪時候冒出這麼多條橫紋?


  我不解,但心裡充滿了羞恥。


  獨角獸是世界上最愛好乾淨的生物,任何一丁點灰塵都不容許沾染,何況身體表面冒出這麼多圈愚蠢的紋路,還大剌剌游走在同類面前,實在丟臉死了,我滿面通紅跳下溫泉,潛至最深處,又浮上水面,來回數十次,發瘋般狂泳。


  但無論泳姿如何豪邁,那些紋路的顏色依舊渾沌,絲毫沒有轉淡的跡象。


  洗不掉是吧?好!沒關係,老子跟你玩!在沙地上摩擦,在草叢裡穿梭,甚至在泥濘裡打滾,除了剝皮以外,可以作的我都試了,最後還招來閃電雷殛我自己,卻通通都沒用,這些紋路就像是束縛般不肯放過我。


  當所有努力都徒勞無功之後,我反而冷靜下來,我告訴我自己,如果不先理解這些條紋的本質,作再多嘗試也只是耍寶。


  我的精神沉澱到最穩定,靈識開達到最闊幅,物質界的諸般法相在這一瞬間全被稀釋,只剩下靈波與磁場清晰無比,我看到重重血浪撲天蓋地,我聞到腐臭的腥味沖霄而起。


  我終於明白這些漆黑的紋路所從何來!


  那是血痕。


  是風乾既久的血痕。


  是由紅轉黑的血痕。


  是我飽飲數百年的龍族血痕!


  我聽見龍族的哀嚎,看到龍族的怨恨,這一環又一環的血痕不是詛咒更不是報應,這些都是因果。相由心生,形於內而諸於外,反映我心境的轉變,紀錄我殺戮的歲月,擘畫我身體的表面,忠實呈我的罪孽。


  否定這些血痕等於否定我的過去,我不該那麼作,但是我選擇那麼作。


  耗費二十年的光陰,踏遍千山萬水,我攀上天外天,渡過雲之海,在物質界的邊境找到傳聞中能夠淨化元神的法寶「滌靈鏡」。


  穿過滌靈鏡,我順利回復本來雪白的面貌,而那些漆黑的條紋,則留在鏡面的另一端孕育出一匹比子夜還幽暗的獨角獸。


  那匹獨角獸自稱為「貂朣」。


  牠說:牠要永遠跟著我。


  永遠……

cool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沒有力量的話,你什麼都不是。」


  那是我媽最常提醒我們三兄弟的一句話。


  我的兩個哥哥名字依序是「大常」和「大勝」,而我的名字是「大軍」,將來如果還有弟妹的話,那傢伙的名字會是「大團」。


  我們的命名模式透露出我媽對於勝利的強烈執著,一個女人能被外界評價為「死都要贏」,足以證明她的求勝心多麼旺盛,不過她並非天生如此,而是必須如此。我們家族是擁有跋厲族統治權的五大家族之一,彼此之間內鬥激烈,我媽以一介女流之姿領導家族,如果沒有令人敬畏的人格特質,早該被其他四大家族所併吞。


  我承認她是一個成功的領導者,但她絕對不是一個成功的媽媽或者妻子,不論我的爸爸還是我們三兄弟,每天睜開眼就是無止盡的鍛鍊,永遠都在為勝戰作準備。


  鍛鍊的項目強人所難,往往都是超乎我們能力所及,做的好是應該,作不好就是該死,我的媽媽從來學不懂溫柔與讚美,開口就是尖酸與刻薄。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爸就因為受不了她的蠻橫而離家遠走,我媽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我們都感覺得出來她很難過。


  但我爸的離去並沒有讓我媽學到教訓,事實上她變本加厲,除了嚴苛的修行以外,更要我們三兄弟搏命對打,像是仇人般互相殺伐。


  我的年紀雖然最小,但我的鬥氣修為最高,因為我是焚海戟的天命傳承使,就算躺著練也比大多數人吊著練強。我媽規定對戰最輸的那個人要接受處罰,所以我一直壓抑著自己的鬥氣跟兩個哥哥對打,如果不那樣的話,他們沒有贏的機會。


  但這種小孩子的把戲又怎麼瞞得過我媽呢?


  前幾次她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後來她越看越火大,暗暗在旁邊發招幫助兩個哥哥對我進攻,那猛烈的攻勢逼的我難以保留,彷彿猛虎出閘般全力激發,炸裂轟然巨響。


  結果大常被我打瞎一隻眼睛,大勝被我打成殘廢……


  而那一年我才十一歲……


  我好恨我媽為什麼要這樣逼我。


  我也恨我爸為什麼放我們不管。


  所以我離開了那個家,所以我不想當太古遺族。


  去你媽的跋厲!去你媽的焚海戟!去你媽的力量!


  我什麼都不要!妳聽見了沒有?霸爵歐蒂娜!


  什麼都不是又怎樣?我什麼都不要!

cool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語默。


  我的個性就和我的名字一樣。


  沉默並孤僻,嚴肅且冷靜。


  我討厭廢話,更討厭多餘的情感,我的臉上彷彿總是覆蓋著一層冰霜,讓人難以接近,更拒絕讓人靠近。


  我的觀念裡有著明確的大是及大非,並且毫無疑慮地加以貫徹,我不需要為我的所作所為多加解釋,我願意為我所造成的傷害負上全部責任,即使無法彌補、即便無人認同,我仍然不會放棄自己奉行的正義。


  月識族與生俱來便擁有讀心的天賦,普通人無法對我們說謊,因為那樣的緣故,我的族人普遍從事司法公職,我們濟弱扶傾、看透隱藏在表面謎團下的真相,維護一般社會秩序,除此之外,也巧妙平衡太古遺族間各個勢力的衝突。


  太古遺族對這個世界能夠造成的破壞是很可怕的,危機永遠在醞釀,事件隨時在發生,當狀況擾亂到一般社會運作時,教廷就會出面制止。無數個世代以來,教廷以這種模式消弭了許多衝突,但也種下了許多不滿,仇恨不斷在累積……總有一天會一發不可收拾,造成人類與太古遺族的全面對立。


  世界和平不能單單託付給教廷。


  如果事情在教廷插手之前就能夠解決,那麼局勢將會單純得多。


  看穿了未來的隱憂,從很早以前開始,月識族穿梭在各個族群間以各種手段安撫各種衝突。身為月識族下任首酋預定人選,自懂事以來,我所受的教育不只要我學會如何領導我的族人,更要我學會如何協調各個族群。


  為了讓太古遺族以及人類雙贏共存的局面持續安定發展,不論是月識族還是我,都可以犧牲一切。


  假若犧牲必須涉及其他人……那麼,我將會慎重考慮。


  曾經,為了達成目的,我欺騙,並且犧牲過某個人。


  儘管後來他安然無事,對於他的愧疚,我卻沒有一天能夠停止。


  出於無奈,一次又一次,我有意無意地算計、利用著他。


  對此,他從未有過任何強烈反彈。


  我無法看透他的思緒,但我知道他不在乎我對他的所作所為。


  正因為如此。


  當我發覺的時候,所有對他的愧疚,已經轉變為好感,無法自拔……

cool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們對於強者總是抱持期待。


  期待強者以輕描淡寫的態度,解決複雜沉重的困難,並且不時顛覆傳 統,以壓倒性實力挑戰上位者的權威,以及,眨眼之間將仇敵轟成飛 灰。


  我是個強者,很久以前,很多次,我做過許多符合人們期待 ,所謂快意恩仇轟轟烈烈的大事,但是很久以後──也就是現在 ,儘管我強者的資格有增無減,卻已經無法說殺便殺、要斬就斬。


  大部分時候,很多事情明明就是我輕鬆出手可以搞定 ,而我卻偏偏必須猶豫好一陣子才有所動作,甚至猶豫之後不做任何 動作,很多人對於我躊躇不決的行為模式感到無法理解和諒解 ,批評我懦弱,不夠果斷,過於為他人著想。


  我不在乎別人怎麼評論我,但我並不想欺世盜名,我必須聲明的是 ,我……並不像你們所想像的那般善良。不管我告訴你們我猶豫的理 由是什麼,那都只是推託的藉口,實際上,我只是"不想管"而已。
為什麼?


  因為我已經失去了興趣。


  曾經,我摧毀過最強悍的敵人、最兇惡的野獸、最蠻橫的集團 、以及最堅實的堡壘。


  但那又怎麼樣?


  也曾經,我見識過最高尚的情操、最偉大的英雄、最狠毒的陰謀 、以及最卑鄙的小人。


  但那又怎麼樣?


  更曾經,我得到過最珍貴的秘寶、最銳利的兵器、最龐大的財產 、以及最驚世的武學。


  但那又怎麼樣?


  我古老的靈魂歷經了無數次大起大落與大悲大痛,當我救世的熱誠以 及嫉俗的悲情被無盡的輪回所磨滅,難道我不該麻木嗎 ?難道我不可以膩嗎?


  我找不出理由讓自己再對那些所謂令人熱血沸騰的事情感興趣 ,所以我寧願當縮頭烏龜,所以我允許那些自大又無知的弱者在我面 前耍白癡、耍低能,所以我更放任那些居心叵測的能者 ,在暗地裏順利推行他們籌畫既久的陰謀。


  想征服世界就去啊!


  想奴役人類就去啊!


  講得難聽點,那干我屁事啊……


  我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極度無謂的心態有什麼不妥,畢竟我在這個世界 上經歷過太多也太久,整個物質界的元素互相影響,牽一髮而動全身 的運作模式我早已看透。我無法預知任何人的命運,但我會盡可能地 避免自己對任何人的命運造成重大影響──無論好人壞人 ,所有的成敗悲喜我都不想參與。


  我只想對自己負責。


  說起來很輕鬆,但單單僅是那樣,我已力有未逮。

cool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